有了雷丁顿的协助,调查工作马上就有了进展。照片上的女人,雷丁顿一眼就认出是苏珊•斯科蒂•哈格里夫,与其丈夫霍华德共同拥有一家提供特殊安保服务的公司,哈尔西恩之盾公司。该公司实际是私人军事情报机构,专业从事一些不能公开的秘密军事行动。虽然仍不清楚白宫顾问辛西娅为何要保护斯科蒂,但库珀还是打算向地检申请逮捕令。此外,本杰明•斯托德也隐瞒了认识斯科蒂(详见第20集)的事实,斯科蒂对他实施绑架的原因仍然不明。他现在已经离开美国,行动小组决定从其女助手阿曼达•毕格罗入手,监视调查其行踪。这个需要接近女性的任务,熟门熟路的汤姆自然义不容辞。

在行动小组开展活动的同时,雷丁顿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寻找斯科蒂。突袭哈尔西恩的据点,杀死其多名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手下,也没能引出目标人物。雷丁顿就找到了秘社成员劳雷尔。在他看来,正是因为秘社的追杀,才导致伊利莎白的身份被曝光。之后的绑架事件,秘社难辞其咎,伊利莎白的死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秘社已大不如前,劳雷尔不敢再与雷丁顿为敌,只好答应以国家安全顾问的身份联系哈尔西恩公司。

当劳雷尔在一处废弃厂房与哈尔西恩的客户代表接触时,雷丁顿闯了进来。尼尔斯-彼得森能与白宫官员接触的客户代表,必定是公司里的顶尖好手。雷丁顿就是要他向斯科蒂传个话,只不过不是用嘴,而是用他的尸体。

汤姆的任务原本很简单,只要接近在咖啡店里的阿曼达,将阿兰姆提供的嗅探器靠近她的电脑,让阿兰姆入侵其电脑终端,窃取相关邮件、资料即可。没想到,阿曼达的电脑使用了其公司开发的高级加密系统,嗅探器根本没起作用。更没想到的是,阿曼达注意到了在自己身边转悠的汤姆,对这个小帅哥产生了兴趣。阿兰姆马上改变方案,让汤姆在约会时将U盘插进阿曼达的电脑,U盘内的程序就会自动下载电脑中的加密构架,让阿兰姆能远程入侵,进而监听全公司的电话、邮件。汤姆在牺牲了部分色相后,终于顺利完成了任务。

库珀与地检的谈判却并不顺利,很明显有人在向地检施压,检察官拒绝签发斯科蒂的逮捕令。库珀一筹莫展时,纳瓦比收到了雷丁顿送来的线索,哈尔西恩客户代表的手机,从手机上的血液可以看出过程并不友善。行动小组也管不了许多,阿兰姆从手机通话记录里发现该客户代表当天与同一手机号联系过三次。通过三角定位发现该手机正在华盛顿特区,莱斯勒和纳瓦比出动寻找,但阴差阳错的与目标擦肩而过。幸好纳瓦比反应及时,拍下了目标的面部照片。通过面部比对,目标是萨缪尔•兰德,威斯坦石油公司副总裁。如此大型的企业,如果逮捕其副总裁,只会招来一大堆律师,对调查不会有任何帮助。

既然不能公然带萨缪尔回行动小组调查,库珀想到了另一个办法。当萨缪尔回到家时,雷丁顿已经在他的公寓中等候多时。看到雷丁顿手里的枪,萨缪尔还没开口,他的妻子就已经承受不住,全都说了出来。原来威斯坦公司的竞争对手从恐怖份子手中购买低价原油,拉低市场原油价格。威斯坦公司为了打击对手,抢占市场,雇哈尔西恩公司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其中一项就是阻止竞争对手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港买进大批石油。

在伊利莎白死后,雷丁顿第一次踏入了行动小组的大门。对着库珀,雷丁顿说出了威斯坦公司的计划。他需要联调局支援,即不是阻止也不是保证交易,而是抢走那批石油。这样做的好处是,恐怖份子没得到一分钱,还可以从抢来的石油中获利,还能逼斯科蒂现身,一举三得。库珀从没想到自己会和雷丁顿做起黑吃黑的勾当。

当晚在阿姆斯特港,联调局的海外小组对码头进行严密监视。因为这批石油见不得光,不能用大型油轮装载,为掩人耳目,只能桶装并藏在码头集装箱中等待运输。深夜将至,化装成叉车工的内兹•罗文终于出现。在远程监控的莱斯勒下令行动,但海外小组遭到不明武装人员的火力袭击。内兹不顾身后嘈杂的枪声,在“操作员3-8”的引导下,直奔集装箱集散区,在能制造最大破坏的中心区域安置强力炸弹。一名联调局海外小组队员尾随而至,在爆炸前将炸弹丢进其他区域,将破坏程度降到最小。

阿姆斯特丹行动的失败让哈尔西恩公司的声誉受损,失去客户的风险让斯科蒂再也无法忍受,电话联系雷丁顿,约他到华盛顿国际机场头等舱候机室F厅见面。在前往的途中,雷丁顿接到汤姆的电话。刚才监听到斯科蒂与本杰明的重要通话内容,以确认是本杰明的雇主雇佣哈尔西恩绑架伊利莎白。但伊利莎白死亡让斯科蒂成为雇主的暗杀目标,斯科蒂才策划绑架本杰明作为与雇主谈判的筹码。现在斯科蒂为了示好,愿意处死雷丁顿以改善与雇主之间的关系。本杰明知道自己的雇主与雷丁顿有不共戴天之仇,就接受了这个提议。

挂断电话后,雷丁顿仍继续前往国际机场。他心里早有打算。华盛顿国际机场F区紧邻着一个人际稀少的装载区,当听到斯科蒂约在F区,雷丁顿就知道她在打主意。雷丁顿带着一副如瓶底般厚的眼镜走进机场,不紧不慢的通过安检区。因镜片扭曲了瞳孔间的距离,面部识别软件也没认出雷丁顿。坐在头等舱候机区的斯科蒂拨通了报警电话,举报国际通缉犯进入机场。雷丁顿刚走进F区就被两名机场保安控制,斯科蒂坐在沙发上得意洋洋的看着双膝跪地的雷丁顿,感觉胜券在握。

雷丁顿押解至保安处的路上,已被收买的保安从背后击昏另一名保安,押着雷丁顿走向装载区。他还在憧憬百慕大的洋房别墅时,躲藏在转角处的邓比已经用枪指着他的头。

斯科蒂悠闲的坐在僻静的仓储区里等着送上门的雷丁顿。卷帘门升起,一辆警用SUV缓缓开了进来。等车开到近前,斯科蒂才看到坐在司机位置上的保安双手被胶带紧紧缠在方向盘上。发现不对劲的斯科蒂刚下令关闭卷帘门,邓比、巴兹从SUV车厢钻出,在车身的掩护下一一击毙斯科蒂的手下。斯科蒂只恨过于轻敌,没有多带人手,事已至此,只能举手投降。

卷帘门再次缓缓升起时,雷丁顿气定神闲的站在门外,还不忘抱怨升降的速度太慢。虽然被俘,斯科蒂仍不失优雅气度,佩服雷丁顿大费周章只为见一面。雷丁顿没心情和她多说废话,开门见山直问谁是绑架伊利莎白的幕后人。斯科蒂的丈夫霍华德与雷丁顿是故交,但这没给斯科蒂带来任何优待,不直接回答问题的后果就是胳膊上挨了一枪。斯科蒂知道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只好说出幕后主使亚历山大•柯克。听到这个名字,雷丁顿的眉头也不禁皱了一下。

在雷丁顿看来哈尔西恩为亚历山大•柯克这种人效力,就是一种堕落,背弃了公司建立时的初衷。此时斯科蒂承认,丈夫霍华德并没有接受。她与丈夫分居多年,接受这笔生意是她个人的决定。为了生存,不得已而为之,绑架伊利莎白只是工作,本不应涉及任何私人感情。其实在接这个活的时候,柯克还要求杀死雷丁顿,但斯科蒂并没有同意。

听到这,雷丁顿也不再追问。斯科蒂再次失败,必然会被柯克追杀。现在两人有了共同的敌人,摒弃前嫌,一致对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ugong.net/,尼尔斯-彼得森

Tagged :

yabovip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