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场和中场脱节,显而易见阿根廷的优势是进攻,弱势是防守,唯有进攻才能弥补防守,可是球过来,怎么进攻!!

跟时光赛跑,50岁的老马戴了两块手表,现在我明白了,一块用来提醒出发,一块用来提醒回家。

手表早就定时,定在该死的四分之一,定在生下来就死掐我阿的德国队,像白银一样漂亮的阿根廷,像白痴一样丑陋的死去。

阿根廷比巴西死得还丑陋,巴西至少踢了半场好球,阿根廷却持之以恒地创造整整一场滥球,他们像被摄魂怪吸食了魂魄的囚徒,麻木不仁地在场地里晃荡了90又4分钟,被称为足球场上最好美术师的阿根廷人,甚至还来不及画出任何一个漂亮的三角形和楔子形,一条犀利的直线或缠绵的斜线,甚至连一脚到位的横传都没有,就TM挂了。

也不要说是德国队的整体打法控制了个人风格的阿根廷,那是似是而非的说法,诺伊豪斯作为横跨了七届的阿迷,我至今没有搞懂,简直每个人脑子里有张三维图表的阿根廷队,即使面前出现一大片开阔地,也不迅捷传切,那可是他们最擅长的战法,是从小训练出来流哈拉子的条件反射,但这次他们一但领着皮球,只会慢吞吞地等,像约会一样非得等到巨大身体的德国大兵贴上来,逼到墙角,用大长腿铲掉,反击,进攻,进球。

你发现迪马利亚怎么都拧巴,因为他被安排到右路后就像穿反了球鞋,双腿几乎快拧成麻花。

英超最佳后腰马斯切拉诺,居然可以把五米的回传停在身后,诺伊豪斯速以回身反应见长的他,竟然愣了半秒才找到皮球,而这个球导致了失守。

这就是皇马+利物浦+阿根廷的中场,这后面,是定时炸弹+漏勺+犯规狂的一条后防,这前面,是三个互相找不到北的攻击手。

我不知道为什么阿根廷忽然这样,阿根廷不是不可以输球,但不能以这样的方式输球,阿根廷输过很多球,没有一次以这种陌生的方式输球,我阿要么倒在冲锋路上,要么死在裁判手里,要么栽在麻黄碱粉末中,可这次是败给了自己。

与其这样,我宁肯老马在电视节目里跳起脚大骂教皇,用鸟枪射击记者,说贝利第一次是献给了男人……像我等这种老男人才能心领神会老马革命家的气场,可是此时的马拉多纳像一座风化的雕像,没喊没叫,他甚至连换人名额都没用满,就缴枪不杀了,他一直想梦回86,没梦回成,却886;梅西在经历了45分钟一个人单挑11个人后,灰蓝的眼神感到彷徨,到最后,也缴枪,曾经骑着扫帚闯天下的小小魔法师,那样子好像拖着扫帚去扫大街。

全队只有特维斯从头拼到尾,长得像钟楼怪人卡西莫多的特维斯是唯一的战士,当阿根廷大门前只看到回防的特维斯而看不到德米凯利斯,这支阿根廷堕落了。

只有我这样1978款的老阿才有胆这样说道我阿,其实现在我相当烦那首嫩阿们爱唱的dontcryformeargentina,不论是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还是我别为阿根廷哭泣,那么矫情。

跪求哪位高手编一首雄浑的乐章,让我们打针鸡血,而不是哭哭啼啼,唱衰阿根廷。

这样一个欲哭无泪的晚上,属于阿迷的世界杯已经结束,只能在微博里转发一下裸奔的照片,老马说夺冠就裸奔,他这辈子兑现不了的,可在一个除阿根廷本土以外拥有最多阿迷的国家,在鸟巢外,一群飙哥们脱去带着汗味的体恤,撒丫子开跑,鸟巢外裸奔,裸得其所。

当巴西队诡异出局,我说这不是一场假球,但这是一场戏,现在巴迷有伴了,恶斗三百回合的阿迷和巴迷们,可以搀扶着互数伤疤,然后各回各家,各看各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ugong.net/,诺伊豪斯

Tagged :

yabovip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